郭德纲郭麒麟:台上“父子兵” “训子门

2017-10-20 02:53

  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长得胖胖乎乎的,乍看上去跟郭德纲基本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但和郭德纲身上的“霸气”与“匪气”相融的气质不同,郭麒麟说话间流露着他这个年龄孩子的羞涩可爱,郭德纲是只身打拼讨生活闯世界的,而郭麒麟虽说被称为是“最早挣钱的富二代”,但这也是在父亲的关照铺的前提下相声舞台的。

  郭麒麟最早引起关注,应该起源于郭德纲支持儿子,跟着他学说相声。短短一年时间,郭麒麟已经开始在德云社小剧场的舞台上干起了“攒底”的活儿,而且也拥有了自己的粉丝,这一切被郭德纲看在眼里,更是乐在心里。俗话说:“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”,而6月底郭德纲也将首次为其子郭麒麟举办专场演出,也算是台上的“父子兵”了。而前不久发生的“郭德纲教子”事件,其实也可以看出,郭德纲对儿子是给予厚望的。

  郭德纲自己透露,自己平时其实很少直接郭麒麟。郭麒麟其实经常愿意找他于谦谈天说地,聊天的时候,有时候还喝点酒,不管是聊业务上的事,还是聊天,都比较放松。或者有的时候,郭德纲有什么事也会让侯震跟郭麒麟说说,“因为他们俩平时能玩到一块去啊,所以有时候就让他们俩自己叨咕叨咕,我亲自上手的时候,真是很少。”

  郭德纲自认为,在专业方面是有洁癖的人,所以在对儿子的业务要求上,也是比较严格,“我要是当时跟他一说,他当时明白了,我还挺高兴。我就怕我一说,他不明白,我就起火。心里马上就觉得,这怎么会不懂呢,就这么一个状态。平时我都不怎么说,除了这次在他师兄岳云鹏专场演出之后。郭麒麟小时候不爱吃菜,不爱运动,懒,我说过他。但一般来说还没有,尤其是这两年大了。”但是一沾专业这块,郭德纲比较看重。“终归是卖钱,你又是德云社,你又是郭德纲的儿子。别人看你的时候,本身就是加着小心地看。你自己要是不上劲,大家都瞧着你呢,这可真是一点闪失都不能有。这回算是一个特例,他自己也挺往心里去的。头天说完他,转天我跟他说,你必须得发一微博,向观众道歉,向小岳道歉。观众管这个叫‘训子门’事件,其实是为他好。”

  于谦是郭麒麟的,平时和郭麒麟聊侃,比父子两人还要轻松些,于谦说:“一般我教他的时候少,郭老师比较严格,所以他比较。我们爷俩倒是比较放松,但是呢,真正教他东西还是郭老师。我更多的演出的时候在台上看看他的段子,看看有什么毛病,我给他说说。他跟我也没有什么感。这孩子很聪明,一点就透。在这方面肯定遗传是大成分,这个不能不承认。郭麒麟平时也非常用功,别看他平常玩儿心挺大,但是其实他脑子里有数儿。干这行就是,不怕你闹,但是脑子里得有数,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知道这个阶段要怎么做,下一个阶段要达到什么高度。”

  这一次给郭麒麟办个人专场演出,也是抱着一个向观众汇报的心态。 麒麟这孩子学了这么长时间,从业务阶段来说,分几个阶段。头一个阶段是,按死词儿抠,在台上紧张,各方面都拘束着,从神经到身体到思想到身体,到这个段子上,都会很拘谨。这个阶段过了以后,会非常放开,不拘束了,很洒脱。但是这其中会有没搂住的,放多了的,把自己的风格先都让它施展出来。然后进入第三个阶段,就是我要。这个时候,就知道我能把自己放出去,我也要能把自己拉回来。这样慢慢就规矩了。麒麟呢,他现在已经到了第二个阶段。这是一个必然过程,也是一个好现象,证明这孩子已经往前走了。但是在这个阶段,一定要严格地控制在台上的火候问题,尺度问题。包括在台上,都不要过于洒脱,过于水。演员要是够的话,有台词的东西,没台词的东西,都是一样的。没台词的现挂,在台上说出来,有些是很经典的,观众会觉得很精彩,但是在台上说的都是这类东西,会水。所以这个东西是要把握的。

  “现在的观众听相声听得太多了,网络资料也很发达。恨不得听一个《八扇屏》,能上网把所有演员的《八扇屏》各种版本都听一遍。但是像这样的演员,他在现场发挥的灵光一现的东西很多,他会让观众听到跟每个版本不一样的东西,而且这个东西很个人。麒麟这个孩子文化底子够,脑子够,又用功,他将来肯定是能成事儿的。但是现在呢,说实话,他现在处在郭老师的之下,不是太好出头。他自己对这个也很有压力,就像那次‘训子门’之后,他发的微博,向观众道歉。我很吃惊。因为我在现场,我知道,他现场效果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一无是处,像我们行话说的那么‘泥’。他只不过是因为开错了活,在现场的效果显得有点‘温’,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毛病。我没想到他回了家以后,回到家以后还专门发了微博来道歉。”

  于谦说:“德纲在儿子方面,他是一个严父。这一点在郭麒麟将来的成功上,会起到很好的作用。这次郭麒麟专场压力很大,机会太难得了。作为相声演员,能够在北展,搞一个自己的相声专场,这是一个梦寐以求的事,不是谁都能在这儿搞专场的。这一点跟大麟也说了,德云社在这儿,郭老师在这儿,给他创造了这么一个条件,必须要珍惜。这也是他的压力吧。”

  郭麒麟说虽然自己目前压力大,但在北展的舞台他会以“奔放火爆”的情绪来吸引观众。在此之前,他已经在等大舞台演出过,积累了一些经验,“我也经历过就一个观众的时候,那是我刚出道在小剧场,原本还有20多个观众,我一登台就剩一个人了。”此次郭麒麟和郭德纲的专场演出仅仅相差一天,为了不给郭麒麟增加更大的压力,郭德纲甚至不让他看头一场的节目单,而且也安排了于谦和郭麒麟共同合演一个节目。

  关于此次的节目内容,郭麒麟还不想过多地涉及,他透露一点:“首先是《夸住宅》,这是马三立先生的名段,但其中一些内容有点过时,所以修改了一番。另一段是《学》,之前这个段子已经有三个版本,这次还将是一个新的版本。这两个段子的选择是本着相声的规律‘以说为主、以学当先’定的。还有一个则是跟郭德纲‘我’字系列相声有关,新创作的段子,也会在专场中亮相。”看得出来,郭麒麟的专场还是颇费心思的。